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二手房 > 人大代表:建议将有期徒刑上限提高到二十年

人大代表:建议将有期徒刑上限提高到二十年

时间:2019-09-11 15:19:15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刺客 阅读:3779次

他表示,这是两岸领导人66年来第一次会面,是历史性的里程碑,有助于进一步改善两岸关系。持续追求台海的和平与繁荣、促进区域和平稳定,以及增进两岸人民福祉,是我们发展两岸关系不变的目标。

为什么提出这一议案?蔡宁表示,主要有三方面原因:一是现行刑法有期徒刑上限设定为十五年明显偏低,难以体现罪责刑相适应原则。刑罚的轻重应当根据罪行的轻重及刑事责任的大小设定,并构成一个轻重衔接、宽严相济、有机统一的刑罚体系。但由于有期徒刑上限偏低,使有期徒刑与无期徒刑之间跨度太大、无法合理衔接,影响了对某些犯罪行为的准确量刑。

二是司法中可适用的有期徒刑幅度过小,容易造成量刑失衡。例如,“两高”《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于2016年4月18日施行后,对于个人贪污、受贿数额在300万元以下的,贪污、受贿几万元就有可能判处一年有期徒刑,在此基础上每增加数万元、数十万元就有可能增加一年有期徒刑,而贪污、受贿数额在300万元以上的,则是数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才会增加一年有期徒刑,贪污、受贿300万元到数千万元的罪犯,一般在十年至十五年之间判处有期徒刑。由于贪污、受贿罪犯的犯罪数额相差很大,所获刑期却差别不大,会造成贪贿犯罪从300万元到数千万元量刑差不多的负面效应。

此外,负责推出5G项目的华为另一位高管彼得•周(PeterZhou)指出,美国的政客对技术“一无所知”,他们根本不知道其中的运作模式,我经常“像给我家孩子一样给他们解释”。

三是由于有期徒刑上限偏低,造成刑罚结构不够科学合理。如果从立法层面适当调高有期徒刑上限,可以使死刑缓期执行和无期徒刑在减刑、假释时的标准相应提高,避免实际执行刑期过短,从而使死刑缓期执行、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之间的刑期比例更为协调,刑罚结构设置更趋科学合理。

当然,网红出书是市场行为,粉丝自愿掏腰包为偶像涨销量、撑场子,纯属个人自由。只是透过这一文化现象,我们能够体察到一些“时代病”,最典型的莫过于对流量的疯狂追逐与变现。就拿出书来说,对网红的文化素养无甚门槛,但对其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量却颇有要求,百万千万稀松平常,还得赤裸裸写在封皮上、腰封上。如此直白的营销方式,也让作者与出版方的心思一望即知,无非是贩卖流量、抓紧敛财,趁着自己还火,将影响力透支到底。放眼望去,出书仅是途径之一,直播赚打赏、开店卖衣服等都是类似套路。只要是能开发的周边、能变现的途径,一个都不放过。

“我看到有家媒体报道,一个公民要出国旅游,需要填写‘紧急联系人’,他写了他母亲的名字,结果有关部门要求他提供材料,证明‘你妈是你妈’!”总理的话音刚落,会场顿时笑声一片。

正义网北京3月6日电(记者张辉)“建议将刑法中有期徒刑的上限提高到二十年,并对相关条款作出调整。”这是河南省检察院检察长蔡宁代表今年两会领衔提出的议案。

公开资料显示,张卓勇现任首都师范大学化学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校学术委员会委员,专业方向为分析化学。2015年12月30日下午,有媒体报道称“首师大教授被举报贪污:每月千元课题劳务费仅留百元给研究生”。报道称,张卓勇将课题组内学生应得的劳务费大多数占为己有。据为张卓勇做课题的学生爆料,课题组内学生每月均会收到税后为960元的劳务费,但要拿出860元交给张卓勇,费用由组内一名同学收取,最终会进入张卓勇的银行卡。该同学称,课题组内有十余名同学,一年下来,上交的费用十分惊人。记者试图联系这名举报人时,该同学回应称“现在压力比较大,不接受采访”。

对此,蔡宁建议将刑法中有期徒刑的上限提高到二十年。同时建议,对于有数罪并罚情形的,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,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(现行刑法规定最高不超过二十年),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,最高不能超过三十年(现行刑法规定最高不超过二十五年)。此外,相应提高有关犯罪追诉期限,并对各类犯罪死刑缓期执行,无期徒刑通过减刑、假释实际执行的最低刑期适当提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