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政法 > 最高法罕见评聂树斌案:要舆论监督不要舆论审判

最高法罕见评聂树斌案:要舆论监督不要舆论审判

时间:2019-09-11 10:46:15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刺客 阅读:3064次

此后,张玉华历任连队指导员,大队政委,团政委,师政委,副军长,沈阳军区炮兵参谋长、副司令员,沈阳军区炮兵副政委、政委,武汉军区副政委,南京军区副政委、顾问等职。参加了抗日战争、四平攻坚战、辽沈战役、平津战役、解放海南岛战役、抗美援朝战争。

每每有所谓“冤案”新闻,不管法院重审与否,一些评论动辄“拿正义说事”,这看起来“高大上”,貌似占有法律或舆论高地,实际上,其立论往往经不起推敲。就聂案而言,最高法院指定山东高院复查,符合法律规定,本身就是程序正义的体现。山东高院第三次延长聂案复查期限,依据的是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<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>的解释》第一百七十三条,并经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,符合法律规定,符合程序正义。换句话说,从法律程序上说,聂案得以复查,已获得程序正义的基本胜利,而且是重大胜利。

像前两次复查延期一样,这次延期的理由也是“案情重大、复杂,工作涉及面广”。聂案这是“重案之重”,牵涉广泛,加上年深岁久,时过境迁,诸多痕迹、物证湮灭无迹等因素,致复查工作难度巨大,进程缓慢。应该说,复查期限一再延长,是山东高院慎之又慎之举,无可厚非。

这是又一篇就聂案“拿正义说事”的评论。此前,关于聂案的评论中,“拿正义说事”的不少。如:《聂树斌案:迟来的正义岂能迟迟不到》、《聂树斌案:正义之日,何时到来》、《聂树斌案:让正义照亮每一个细节》,等等。

至于案件的实质正义,则要复杂得多。正因为其复杂,外人不应作无端揣测,真正的实质正义如何,必须以法院最终判决为准。必须注意的是,在聂案复查问题上,不管山东高院依法作出如何判决,都应该得到尊重,都应认为是正义的实现,而不能认为判聂树斌无罪才是正义,而维持河北高院原有罪判决就是非正义。而一些“拿正义说事”的评论,显然预设了聂案是冤案的前提,追问正义早日到来,无非是要求法院早日宣判聂树斌无罪,这是典型的舆论审判,是对法院公正判决的无端干扰,值得警惕。

8月14日,石家收费站站长崔先生向新京报记者证实,轿车的车膜很黑,当时并不清楚车内情况,但确有工作人员向车掷石块,碎玻璃将小女孩划伤。事发后,车主及其亲人下车与收费员发生争执和冲突,他见小女孩儿满脸血迹,觉得情况较为严重,就让车主带其离开就医。

牵动各方神经的聂树斌复查案,迎来了再次延期。2015年12月14日,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,将复查期限再次延长3个月,直到2016年3月15日。这是最高法院指定山东高院复查聂案以来,第三次延长复查期限,此前已两次延期,延长了6个月。

据中央社14日报道,钟文杰因贩毒情节严重,2008年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2个月。入监执行前,钟潜逃出境,台中地检署遂发布通缉。台湾有关方面对外发出通报。

地坛庙会热度不减,五天共接待游客97.6万人次,比去年增加了3.8万人次,舞狮、踩高跷、杂技等民间传统特色表演备受欢迎;龙潭公园庙会在文化演出、展览展示基础上,今年还特别推出精品冰雪运动特色活动,共接待游客72.5万人次。

今年年初,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了一起涉案总金额超千万元特大“假药”销售案件,主要涉案人员被认定“生产、销售假药罪”,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五百万元。被告人从境外采购未经国家批准进口的药品,走私入境后售给患者,涉及数量较多的有马法兰、格列卫、易瑞沙等抗肿瘤药品。

12月18日23:05,最高法官方微博发文:“2015年12月14日,山东高院第三次延长聂树斌案复查期限,程序符合法律规定。可一些“拿正义说事”的评论,预设了聂树斌案是冤案的前提,要求法院早日宣判聂树斌无罪,这是典型的舆论审判。舆论监督可以继续追问真相,但不应该对案件结果作出先入为主的判断”。

聂树斌案:要舆论监督,不要舆论审判

最高法的这条微博附上了一篇评论,全文如下:

在悔过书中钱士利提到自己身陷“桃色陷阱”充满了悔恨和无奈,“我这一生中所做最恶心、最不愿提起的事,就是与欧帅、张某的交往,他们的所作所为卑劣、阴险、可耻,他们为了利益不择手段,而我作为一名有20多年党龄的县处级老同志,却被一个玩世不恭的小混混所把控……”

媒体舆论监督,对聂案的复查起了重要推动作用。复查程序启动后,有关各方有必要“静静”,让司法机关专心致志地进行调查,为法官们作出公正判决创造有利舆论环境,而不是相反。舆论监督可以继续追问真相,但不应该对案件结果做出先入为主的判断,这与舆论审判无异,是对正义的曲解,更是对法律的不敬。(徐林生,来源:红网)

新华社新德里2月15日电(记者胡晓明)印度财政部长阿伦·贾伊特利15日宣布,印度决定取消对巴基斯坦的最惠国待遇。

面向2035,中国要实现教育现代化,对教育发展提出了更多更高的要求:

不过,一些媒体似乎耐性不足,每一次延期,都会引来舆论批评,这次也不例外。12月15日,澎湃新闻发表评论,题目是《聂树斌案:正义不可再迟到》,认为“终极正义并非掌握在法院手中。法院在审判聂树斌案,世道人心则在审判法院。”评论追问,国人的“耐性终归有限”,“正义怎能迟到,怎能再迟到?”

盛辉眼里的这些“麻烦”,摆在凤台县领导班子桌面上,就是青山绿水与真金白银的衡量与取舍。

中国“慰安妇”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苏智良:从90年代初开始,整个的研究的队伍并不乐观,没有多少人关注,主要就是我们上海师范大学的一个团队。这个研究有很多条件的限制,需要大量的田野考察。